<wbr id="7bblc"></wbr><u id="7bblc"><address id="7bblc"><blockquote id="7bblc"></blockquote></address></u>
  • <source id="7bblc"><mark id="7bblc"></mark></source>
    <video id="7bblc"></video>
    <video id="7bblc"><div id="7bblc"><i id="7bblc"></i></div></video>

  • <small id="7bblc"></small>

    黨的十八大以來,全市各級紀檢機關持續保持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,堅持有案必查、有貪必肅,查處了一批典型案件。被查處的黨員領導干部對所犯錯誤進行了反思,并撰寫了懺悔書;這些懺悔書展現了他們思想認識上的轉變過程,是開展警示教育的鮮活反面教材。現推出專欄“懺悔與剖析”,供廣大黨員干部引以為戒。

    用“印把子”養“錢袋子”的“億萬巨貪”——重慶悅來投資集團原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王福清案件警示錄

    違紀違法事實:

    2018年4月,王福清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經查,王福清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,對抗組織審查調查,轉移贓款贓物;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,接受私人企業主安排的旅游;違反組織紀律,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;違反廉潔紀律,搞錢色交易;違反生活紀律。王福清受到開除黨籍處分,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。

    懺悔視頻

    懺悔書(節選)

    1993年,我以工業局副局長的身份去參加市中區副區長的差額選舉,結果被選上了副區長,從此正式走向從政之路。當時我養母年齡已高達80歲了,拉著我的手高興地說:“幺兒,我們家族由于你的爭氣,好不容易出了個當官的,從今往后要多給老百姓辦實事好事,千萬不要貪污和亂收別人的錢喲,守住清廉!保全平安!這是媽一生對你的唯一希望。”

    看見有些人當了幾年的副職就被升為常務副區長,或者提拔為副書記,甚至有的一下當了正職,而我呢?鐵板釘釘子——原地不動,慢慢心理上就對組織產生了些怨氣,心態失衡。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,能像我這樣36歲當區級領導少之又少,結果一晃十年,年齡優勢逐漸喪失,身上負面的東西也逐漸滋生,就逐漸變得有些消極了。

    由于別人不愿干拆遷這項工作,所以其他領導不好干預我,指揮部由此變成了“獨立王國”,由我說了算,我的權力就開始膨脹。后來拆遷推進平穩順利了,多次受到領導的表揚和肯定,我就開始驕傲了。再加上又給我安排了一些其他人不愿做的難點、重點矛盾讓我協調,逐漸為人解決了一些急事難事,先是收一些小紅包,慢慢幫人家解決的問題大了,人家也開始加碼送大錢了。而我呢?由于“商品交換規則”在心里作祟,逐漸感覺收這些錢都是應該的,忘記了自己的身份,把老母親的叮囑忘得一干二凈!

    2010年,轉崗到了悅來集團,感覺仕途已經到了天花板,不可能再有變化,在權力的使用上放縱得更是一發不可收拾。把企業當成了自己的私有財產,忘記了企業的根本性質姓“國”。在用人上招收自己的熟人和親戚,在工作紀律上更是經常干預招投標工作。為了使一些不法商人能順利中標,把黨的紀律視同兒戲,認為兩個人做的事,很隱秘,不會敗露。由小到大逐漸發展為觸目驚心,這個過程的巨變,千里之堤,潰于蟻穴,這么一步步從量變到質變,絕非偶然。

    深挖根源是由于理想、信仰、宗旨的喪失,忘記了手中權力是誰給的,拿來是干什么的?把權力作為商品交換的籌碼,把權力商品化使用發揮到了淋漓盡致。入黨的想法和動機不純,把入黨作為個人進步的工具,沒有認識到作為黨員領導干部為人民服務是天職,是分內工作;人民賦予的權力也是應該為人民辦事解決問題的,而不是拿來選擇性的為自己服務,尤其是為自已生財。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扭曲,不是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用好,用在解決老百姓的實際困難上,而是用在了哪些對己有用,哪些對己能謀利,哪些對己私欲能滿足。

    我最先從政時還是好樣的,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完全是理想、信仰、宗旨喪失的結果!其根本原因,是我心里黨性已經丟失!理想信念失守!特別是到了悅來集團,正值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手!不收斂!繼續進行權錢、權色交易,最后使自己走上了違法犯罪道路,跌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,此時此刻萬分痛心疾首!真是悔不當初!

    案件剖析

    用權力入股,把“錢袋子”養大。作為國企一把手的王福清不再滿足于收錢辦事的簡單權錢交易,而是用手中的權力將身邊的“獵手”喂大喂肥,再通過利潤五五分成等方式共享利益,成為一名“億萬巨貪”。

    王福清靠個人的努力奮斗,從一名工人一步步成長為一名年輕的領導干部。當他自認為仕途不順、提拔速度沒有達到預期目標時,便心態失衡,“進步受挫經濟補”。從收紅包起步,在與商人的往來中逐漸模糊了界限,最后完全沒有守住底線。特別是調任國企一把手之后,他感覺仕途已到盡頭,對金錢的追求幾近瘋狂。為了規避被查處的風險,作為“獵物”的王福清主動挑選、豢養幾個信得過的“獵手”,利用手中的權力扶持他們做大做強,并且主動配合他們“圍獵”自己。他把國企當成私人企業,大搞一言堂,以暗箱操作的方式將工程項目發包給自己扶植的企業,既讓身邊培育的幾個商人“錢袋子”賺得盆滿缽滿,也通過約定利潤五五分成等方式快速“發家致富”。因為利益捆綁、“合作共贏”,他跟商人的關系更是親密到幾乎“零距離”,甚至連王福清的生活費用等都交給圍繞其身邊的商人去打理負責。變質變味的政商關系在讓王福清聚斂億萬身家的同時,也將他推向墮落的深淵。不僅毀掉自己,還帶歪風氣、帶壞隊伍,更是污染了國企的政治生態。

    國企是國民經濟中的中流砥柱,承擔著為國家和人民創造財富、積累財富的重任。作為國企負責人,要堅守住正確的權力觀,時刻牢記權力是人民賦予的,必須淡薄名利,遠離誘惑,筑牢拒腐防變的“防火墻”。


    [往期回顧]
    曰本真人性做爰全过程视频,nana高清在线观看,2020国产高中学生在线视频,重口老熟妇 网站地图